首页 »

智库|上海自贸试验区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如何联动发展

2019/9/12 23:24:18

智库|上海自贸试验区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如何联动发展

|本文根据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相关课题成果整理,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授权发布

 

近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和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一系列成果。但对照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要求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2020年目标,上海在金融市场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及满足“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仍存在较大发展空间。为此,中央、上海市政府先后出台政策要求进一步加快推动自贸试验区和国际金融中心的联动发展。

 

上海自贸试验区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联动发展现状

 

1、各级政府高度重视、行业协会及金融市场积极参与

 

中央、上海市政府高度重视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国际金融中心的联动发展,除了出台相应的细则、行动方案外,先后成立相关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通过召开联席会议、国际咨询会议、组织调研等形式切实推进。

 

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国际金融中心联动发展过程中,还借鉴国际经验,积极探索运用和发挥市场力量实现协同发展,如陆家嘴开启“业界共治+法定机构”公共治理架构,不仅成为联结两大国家战略的重要纽带,而且逐步形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内生动力,极大提升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全球影响力。

 

2、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服务和金融监管联动发展,成效显著

 

首先,创新性地建立和发展了多个领域的金融市场。截止到2017年10月,上海自贸试验区共推出21个涉及金融市场的创新案例,覆盖黄金、银行、证券、债券、保险、股票、保险、信托、期货、票据多个领域,使上海成为完备的全国性金融市场体系,也成为国际上少数几个金融市场种类比较齐全的金融中心城市之一。

 

其次,金融机构联动明显。一方面,原有的金融机构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实现区内区外业务联动,另一方面,新设立的金融机构丰富了上海金融机构种类,也开展了大量的业务创新。另外,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国家开发银行上海业务总部等国际金融机构先后落户上海,提升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国际影响力。

 

第三,金融服务联动贯穿始终。据不完全统计,人民币跨境使用、自由贸易账户和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等创新案例多达近40个。另外,投融资服务以外的支付、结算、风险管理等金融服务创新有显著突破。第四,金融监管联动实现新的探索。

 

3、金融发展环境的联动相辅相成

 

信息信用是金融业立身之本,进一步完善金融信用制度建设是上海自贸试验区完善金融发展环境的必要前提,也是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举措。上海自贸试验区挂牌以来,金融开放创新不断提出的同时,信用体系建设方面也持续发力。如2015年2月,上海自贸试验区信用信息综合查询开通,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可以同时查询公共信用信息和金融信用信息。

 

金融司法制度改革是金融业发展的另一重要保障。2017年自贸试验区率先推出金融审判“三合一”机制,提炼了十大案例,不仅对自贸试验区金融领域起到了规则引领作用,也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联动发展面临的主要挑战

 

1、金融开放创新因金融周期叠加而呈现风险加剧可能

 

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国际金融中心联动发展必须平衡好金融开放创新和金融风险防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水平的一个基本标准是国际化水平,上海也一直在谋求和探索金融国际化水平提升。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以来,在人民币、金融市场国际化等方面作了许多探索,如加强自贸区金融市场与境外人民币市场联系,建设欧洲离岸人民币证券市场,推动“上海金”人民币集中定价交易……,但金融开放创新必然面对国内金融机构竞争不足及跨国资本的无序流动等风险。除此之外,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还面临金融周期叠加而加剧风险的挑战。

 

2、市场主体参与度有待提高

 

上海要在2020年基本确立较强金融资源配置能力的全球性金融市场地位,不仅要有市场,而且要有一定的市场规模和活跃的市场主体。因此,充分发挥市场这只手的力量,是未来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联动发展的重要因素。但调研发现,金融管理部门及国有金融企业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在金融市场建设和金融服务创新过程发挥着主导性作用,外资银行、民营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参与不多。如,截止到2017年10月,自贸试验区21个市场创新案例中,股份制银行仅参与有2个案例;资金联动和服务联动的案例中,中、工、建、农、交五大银行的上海分行及部分金融业协会是主角。同时,机构创新或通过机构之间的业务联动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案例数量也不多,仅有几个,也主要体现在证券领域和保险领域。

 

3、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动小组的层级有限

 

目前,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动小组是上海市层级的,不仅联动发展推动有限,而且协调难度也较大。以FT账户功能深化为例。为加快推进FT账户功能的深化,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动小组委托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跨境办具体负责,并出台系列措施,如自贸试验区银行业务创新监管互动机制、跨境金融服务“展业三原则”同业规范实施机制等。但由于跨境办没有相应处罚权,只能以业务指导方式进行。与此同时,由于外汇管理局肩负我国外汇市场的监督管理工作、依法监督检查经常项目外汇收支的真实性、合法性、依法实施资本项目外汇管理、对违反外汇管理的行为进行处罚等职责,自贸试验区内银行等金融机构同时也接受外汇管理局管理,且接受其约束,从而降低了FT账户的功能。

 

进一步深化联动发展的政策建议

 

1、建议设立国家级自贸试验区和国际金融中心联动发展领导机构

 

建议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设立“自贸试验区和国际金融中心联动发展领导小组”,加强对“一行三会”、外汇管理局等相关金融监管部门及上海相关单位的协调管理。上海层级的协调推动小组及办公室对该领导小组负责。与此同时,进一步加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与其他工作协调推进办公室的协调。比如,进一步明确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领导小组的设置;金融综合监管联席会议办公室加大与上海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协调;必要的时候设立特别任务工作小组,等等。

 

2、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动金融开放创新

 

金融业改革不能简单地通过开放来实现倒逼。进一步深化改革、通过改革提升国内金融业水平,才能更好地推动金融开放。因此,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必须在改革上更下功夫,建议:

 

积极探索应急联动项目机制建设。在原有的金融监管长效机制基础上,按照“利用现有、整合资源、轻重结合、分步实施”原则,以国家层级的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动小组办公室为应急联动综合平台,积极探索应急联动项目机制建设,如构建并完善应急联动综合平台、确立应急项目范围、建立应急项目专家库、建立统一的应急信息数据库存,等等。

 

加强金融信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建议上海自贸试验区可在某些领域率先推进信用信息共建共享机制;借鉴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国际评估和监测经验,对部分互联网金融机构构建与国际接轨的统计、监测体系;更大范围内公开金融失信行业和市场规划行为信息,加大对金融失信行为和市场违规行为惩戒力度。

 

积极探索功能监管。建议对实施“走出去”战略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时,相关金融机构合作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加强跨部门、跨行业、跨市场金融业务监管协调和信息共享;进一步发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中央结算公司上海总部等机构作用,加强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协调;支持国家金融管理部门研究探索将部分贴近市场、便利产品创新监管职能下放至在沪金融监管机构和金融市场组织机构。

 

3、坚持扩大开放切实提升大国金融地位

 

中国开放的大门是不会关闭的,只会越开越大。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的新开放格局中,资金融通任重道远。因此,只有坚持动态发展观点,通过政策框架调整和深化金融改革,才能应对金融周期、加快金融开放创新。建议:

 

积极探索自由港建设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联动发展。建议把握上海自由贸易港区建设契机,对接国际贸易、航运物流、货物进出等金融服务需求,在风险可控前提下,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加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联动,进一步加快把上海建成全球人民币金融服务中心。

 

进一步加快建设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进一步依托自贸试验区金融制度创新和对外开放优势,在国家层级的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工作协调推动小组的领导协调下、充分发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及上海层级协调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功能,推进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平台建设,拓宽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金融市场的渠道,提升金融市场配置境内外资源的功能。

 

进一步加大实体企业“走出去”的金融服务。结合十九大报告精神和《上海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发挥桥头堡作用行动方案》,持续改进跨境金融服务、提高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程度。如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试点,进一步完善跨境资金收付、结算、兑换、国际贸易融资服务;支持不同领域的金融机构加强合作开展综合性金融经营服务;推动符合条件的企业面向沿线国家(地区)开展信用评级,培育和建立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信用评级机构,等等。


作者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