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首诗再睡觉,纯文艺微信号的情怀

2019/9/12 21:38:23

读首诗再睡觉,纯文艺微信号的情怀

题图:范致行和诗友分享诗歌。 丝绒陨 摄

 

在现代人马不停蹄奔跑的生活节奏中,抽出几分钟静心读诗,似乎是种奢侈。

  

但范致行用“读首诗再睡觉”的坚持,帮助36万粉丝养成一个阅读习惯:读首诗再睡觉,就像睡前要刷牙一样。

 

你和诗歌 只有一个枕头的距离

 

自称“文艺中年”的范致行,属于中国较早的一批网民。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是大学在校生的他,就因“触网”表现优秀,当过一段时间的校园“网管”,同时身兼多所知名高校BBS的诗歌版版主——因为骨子里的那股文艺范儿。

  

在成为“读首诗再睡觉”(以下简称“读睡”)的创办人之前,范致行有过近十年的纸媒从业经验,做过《新知客》、麻省理工《科技创业》等杂志的主编。其实,他和新媒体的缘分结得更早,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大新青年”网站下属文艺板块做网站编辑。那时结识的一众朋友,至今保持着联络。

  

2013年,范致行开始关注问世不久的微信公众号,媒体人的直觉让他预感到这个试验场的意义。他做过两个测试号,但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后来他又尝试建立一系列公众号,每天在不同时段推送,告诉用户早晨、中午、晚上分别可以读些什么,“读睡”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这个意在管理用户阅读的计划,未能全部获得实现,只有“读睡”保留了下来,成为今天拥有36万粉丝的微信公众号。

  

“读睡”最初的推送时间是每晚23:00,后来接受用户的建议,提前到22:00。在这个大部分人准备休息的时间,它会准时推荐一首诗,可能是中文诗,也可能是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等翻译诗歌的双语版。如果有兴趣,还可以收听这首诗的真人朗读。

  

从现代人被聊天、网购和朋友圈占满的时间里,抽出几分钟来静心读一首诗,似乎是种奢侈。但范致行用“读睡”的坚持,帮助36万粉丝养成一个阅读的习惯:读首诗再睡觉,就像睡前要刷牙一样。

  

“其实,你跟诗歌之间,只有一个枕头的距离。”范致行说。

 

为好诗创造 与众人相见的机缘

 

从小范围的分享开始,“读睡”渐渐吸引了一批志趣相投的人。现在,它的编辑部已有40多人,其中七八位是轮值主编。每天的工作由两到三名编辑完成,轮值主编负责选诗、写荐诗的文字,其他人负责配图、选人朗读等。范致行对轮值主编的要求是,要有丰富的写作经验,至少有自己的诗歌作品。“作品最能体现一个人的诗歌鉴赏趣味和判断力。”他告诉记者。

  

最初,“读睡”只有文字,上线不久,有一位叫“赫赫”的网友在后台留言说,既然是“读睡”,为什么不请真人来朗读?于是,“赫赫”成了第一位为“读睡”献声的朗读者,效果大大出乎范致行的意料。

  

从此,每天的轮值主编都会根据所选诗歌的特点,配备3到5个不同声音的版本。最近,由于技术升级,用户在首页就可以听到朗读音频,省去了回复关键字的麻烦。如今,“读睡”的声优(对配音者的称呼)群已有200多人,其中不乏教播音主持的老师、给动画片经典角色配音的演员和知名品牌广告片的配音者。为什么这些以声音为职业的人愿意为“读睡”朗读?范致行的解释是,因为这里没有客户的要求、没有专业标准的制衡,有的只是自己对诗歌的演绎,完全可以“听我的”。

  

有一次,“读睡”推荐了李元胜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不仅赢得10万+的阅读量,还引发一名声优(同时也是一位民谣歌手)为其谱曲,发表后收录在自己的专辑中,现在这首歌几乎成为这位歌手的代表作。

  

为更多的好诗创造与众人相见的机缘,是“读睡”一直想做的事。在范致行眼里,还有很多好的诗人、好的作品没有进入大家的视野,这可能关乎诗歌的评价标准,也可能只是因为有些诗人无意发表自己的作品。“我们很愿意为这样的诗提供一个平台,扮演传播者的角色。”范致行说。所以,他和他的编辑团队一直有心发掘优秀的诗人,鼓励诗歌创作。荐诗也会从诗歌本身出发,不拘泥于诗人的身份、名气。

 

不是所有的公众号都需要盈利

 

在“读睡”身上,似乎看不见一点商业的“野心”。

  

编辑部的成员有搞艺术的,有做传媒的,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打理“读睡”,没有一分钱报酬。所有声优也是友情演绎,一切的动力,都是出自兴趣与对诗歌的热爱。直到今天,“读睡”都没有想过要建立自己的盈利模式,也没有任何广告收入。出于对作者的尊重,每推出一首在世诗人的作品,“读睡”都会提前告知作者,如果是外国诗人,也会通过Email联络。

  

即使是线下的读诗会或其他活动,范致行也从没想过要加入一些商业的元素。有人觉得不可思议,但范致行不以为然。“不是所有的微信公众号都需要盈利。如果你能把一个号做得好玩,那就可以了。”他告诉记者。

  

范致行现在的身份是一家知名互联网视频公司的副总裁。忙碌的工作之余,他还是会挤出时间读诗、荐诗,与他的诗人朋友保持联系。对他来说,做“读睡”不存在辛苦,因为,与诗相伴的时光,便是休息。

  

或许,诗歌本身就是回报。

  

或许,这种商业樊篱之外的自由,能让这群向往诗意的人们,更尽情地享受诗歌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