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咖谈 | 陆忠伟:网络空间安全的战略属性

2019/9/12 20:18:53

大咖谈 | 陆忠伟:网络空间安全的战略属性

网络空间安全——网络空间中的国家安全问题,不能简单等同于信息安全、网络安全等狭义概念,而应根据高于技术、产业层次的定位,将其提上关乎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做好顶层设计,加大资源投入,大幅提高这一重大安全问题在国家安全盘子中的分量。
  

网络空间安全的战略属性导致大国矛盾激化,如同各大力量在陆、海、空、天四大疆域发生的冲突,围绕网络空间安全的攻防、对国际话语权的争夺,以及针对基础设施与核心技术展开的博弈,上升为大国外交的焦点;更有观点认为,网络力量或将在很大程度上塑造当代国际关系。
  

随着对网络空间安全认识的深化,各国均在自觉、主动地从全新视角来审视网络空间安全格局及本国的涉网安全系数,相继出台国家级网络安全战略,推进落实、不断细化。环顾世界,除美国之外,各国的网络安全战略表面上均强调“本土防御”,但实质上,均带有“进攻性防御”色彩。
  

美国是网络空间的超级大国——“全球网络村”中的大户及强龙。其在网络空间的攻防力量、安全战略、合作政策以及体制建设等方面,捷足先登,引领潮流,堪称“创客”。特别是五角大楼围绕“网络空间战”,一直在做万全准备,着眼于“在进攻侧加强实力以实现威慑”。
  

2013年震惊世界的斯诺登事件,以及近期俄罗斯捅出的关于“美军方黑客侵入俄电力、通信及克里姆林宫指挥系统”的传闻,折射美国乃“全球网络空间领域唯一具有进攻能力的国家”,正大力推进建设一支符合美国霸权地位的新质战力,网络空间或将成为美军未来作战的重要领域。
  

具体而言,在诸如互联网基础设施与产业竞争力、网络人才汇聚、储备及“极客”文化的浸淫、网战实力的建制成军、网络实战经验、秘密网战武器的开发、网络反击能力、涉网外交能力、国际规则主导权、网络安全文化的普及等方面,美国皆居领先地位。
  

网络空间安全态势与现实世界“一超多强”格局对影成型。中、俄、日、韩、印、以、澳及德、英等“多强”,只能望美国项背,鸿沟颇大。其中,最大的差距在于核心技术、最大的不安全在于网络霸权、最大的矛盾在于规则不健全,最大的摩擦在于秩序不合理。
  

美国一方面仰仗网络空间实力大搞监听、监控,另一方面则鼓噪“中国黑客威胁论”。此种行径实乃一个硬币的两面——战而胜之或不战而胜。在通过舆论战、信息战、心理战轮番开打,占领道德高地,夺取话语权的同时,加强网战能力,盘马弯弓,形成战略威慑,蓄势待发。
  

网络空间安全成为中美外交的核心因素,既有受上述因素影响的一面,但更是“中国‘网络能力’直追美国”,“超与强”差距在缩小,中美“逐渐形成两强博弈新格局”的实力变化使然。美国学者称,中国的战略、能力及提议的准则,证明其对网络领域有全面思考,已改变网络空间的走向。
  

中美作为网络空间最大的两个行为体,共同关切及利益契合点越来越多,正成为两国合作的增长点。为防止双方在网络空间的分歧演变为冲突,以及适应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的全面深化,中国提出了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变革的“四项原则”,以及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五点主张”。
  

这些思想与政策,赢得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赞同,成为全球共识。这标志着中国对网络空间治理的对策性、前瞻性思考,积极主动向世界提供治理思想。让网络空间更安全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思想、中国方案正在引领、影响网络空间的未来。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