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湖畔大学: 不必捧上神坛

2019/10/17 15:51:08

【经济】湖畔大学: 不必捧上神坛

马云这次折腾的,是一所特别的学校,名为湖畔大学,并被封为第一任校长。

 

马校长的第一期学员已经开班,多为明星企业家或者创业家。大家比较熟悉的有俏江南的公子汪小菲、优米网CEO王利芬等。马校长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湖畔大学的第一批校董里,大名鼎鼎者不少。如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和蔡洪滨等,皆为业界或学界大腕。

湖畔大学怎么教?

 

所谓大学,乃传道授业解惑之地。湖畔大学自然也不会有例外,只不过,作为针对创业家的培养机构,其教授与学员的构成、教学的方式等方面,会有自己的特点。

 

从目前呈现的信息来看,湖畔大学似乎刻意不走寻常路。比如,课程第一天,学员们被安排分组做木琴。做木工的活有何深意,目前还没有答案。我猜想,鉴于首期课程的主题是“战略为天”,马校长一定会将木工活的立意提升,最终与团队协作、与战略布局等话题联系起来。

 

与商学院授课类似,马校长也给同学们发讲义。讲义的主要内容是马云从2003年至今在阿里巴巴的内部讲话,据说达93页之多,且要求两天内读完,阅读量不算少。从学员角度看,这种针对阿里历史的深入研读,以及领导者战略决策思考过程的深入剖析,当然有借鉴意义。

 

马云反反复复强调,湖畔大学将专门研究失败。研究失败的意义,无非是从失败中汲取经验教训,进而探索出走向成功之路。马校长重视企业的败局,这当然没错,但也很难说有多少新意。

 

目前湖畔大学还刚刚出发,马校长更多的教学手段还未可知。不过,无论形式如何变化,教育的本质不会改变。马云办教育,同样不能不遵循教育的规律。就此而言,湖畔教育究竟怎么教,学员和外界都很好奇,但这不是关键。创业家到底不是普通的年轻学子,他们所要的,绝不只是教育形式上的“小聪明”式的革新。

 

我理解下来,湖畔大学的吸引力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马云和校董团队的号召力,特别是马云与阿里神话让人有求索热情;二是创业课程的讲授,的确也能有知识层面的提升,包括围绕相关主题的“头脑风暴”,都会让学员有所收益。除此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这个风行朋友圈的社交时代,学员们当然希望进入马云的朋友圈,学员之间也可以有很多的碰撞与分享——从创业话题到人生话题,都可以有所交流,并结下同窗情谊。

 

可以料想,随着湖畔大学的办学时间越来越长,未来“湖畔一期”与二期、三期乃至N期之间,也会形成校友圈。圈文化无所谓雅俗,却是作为社会人的每个个体无法回避的。在某种意义上,圈子的价值甚至大于授课本身。阿里的资料很丰富、马云的讲课或许很精彩,这些元素与圈子一起,共同为湖畔大学的吸引力加分。

 

湖畔大学比EMBA项目高明?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国内商学院的EMBA项目有了更多的争议性。这跟官场严抓纪律有关,也跟外界对商学院的误读有关,加上马云这类商界名人持鄙夷态度,使得EMBA项目有被污名化之嫌。

 

我自己曾于2010-2012年在某一线商学院读过EMBA,总体感受是收获不小。一者,是对商科知识有了系统的梳理;二者,人到中年重返学堂,容易安静下来,在人生智慧方面有感悟有提升;三者,同学与校友给自己打开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可以这么说,从同学身上所学到的知识或者所得到的激励,并不比课程教授所给予的要少。这正是朋友圈的价值。

 

当然,同样是两年的学习,教授相同、同学一样,但每个个体的收获不会一样。这是个体差异,不能因为个体差异而向商学院开炮。哈佛大学的学子,学习收获也会不一、事业发展亦有好有差——这当然不能归因于哈佛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商学院针对EMBA群体当然也会讲战略,也会重视分析败局。比较湖畔与EMBA项目,我的判断是,除了马云与阿里自身的特质部分,湖畔多数的课程设计,很难逃出商学院教育大的框框。更多的区别只在于形式。湖畔一定会有许多案例研讨,以及具体企业的走访、诊断与剖析。事实上,这在EMBA项目中,也是常用的手法。

 

很多人对商学院的指责,是认为商学院培养不出企业家(创业家)。这不能说没有道理。马云就不是商学院出来的,很多优秀的企业家也都没读过商学院。如果仅从这一维度来考虑,商学院似乎没有存在价值。事实当然不是如此。

 

仅以我自己观察到的现象来做例证。我的EMBA同学里边,多为做实体出身,他们对于互联网思维缺少认知,更谈不上有深入研究。在商学院,课程教授起到了启蒙的作用。同学里边恰好有来自BAT的高管。这类同学的点拨同样很有价值。做实业的同学中,很快就有人投入到了“互联网+”的实践中,并且小有斩获。这就是价值!

 

换句话问,湖畔大学能够培养出创业家吗?我相信,这也不是马云的目标。湖畔大学声称的,是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实际上,在学员选拔中,马云们已经过滤了从零起步者。马云的作用,恐怕更多也只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我从内心里盼望,湖畔大学能够在商科教育方面有创新,能够像阿里巴巴一样,让人眼前一亮,并且最终成长为商科教育的“黄埔”。但我也要诚恳地说,对于湖畔、对于马云,都不必捧上神坛。马云会谈道、也会讲术,学员们自然可以参考借鉴。但网络流通领域的经验,未必适用于其他行业。马校长的人生智慧,也只不过是一家之言。学员们如果一味仰望、膜拜,那么湖畔的学业刚开始上,就败局已定。

 

附:马云谈湖畔大学

(湖畔大学第一届开学典礼:马云史玉柱等校董与王利芬等全体学员合影)

 

27日,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发起并担任首批校董的湖畔大学举办首届开学典礼。首任“校长”马云在开学典礼致辞中讲了这些: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当老师,当老师最高的境界就是当校长……我终于圆上了梦。”

 

“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一个问题,不是谁都可以成为企业家,企业家我认为是有天赋的,像是社会学中的一种科学家。企业家是被发现的,一旦发现以后,你要花时间训练打磨。”

 

“很多比我们更聪明的人,更能干的人,一个个都死在前面,聪明的人很多,智商情商高的人很多,今天都死在沙滩上面,连尸体都没找到,为什么?他们不聪明吗、不能干吗、不勤奋吗,不,他们犯了一些错误,有意识、无意识的错误,这些错误必须找出来。”

 

“在战场上活着的人才是胜利者,活着出来的人才是成功者,有些死门是不能进去的。湖畔大学我们就是告诉你,有些事情是不能干的,有些事情是要抓住的。”

 

“这个学校是共同建造,这个学校不是马云创办,这个学校不是史玉柱,不是沈国军,不是冯仑……创办的,不是说我们想建立一个学校,是你们跟我们共同来创建这个学校。前面三十六个人,你们就是合伙人,你们就是创始人”。

 

“每一个同学都由一批我们共同信任的企业家、同学推荐。到底谁可以成为你们的同学,这个人会不会让我们丢脸,这个人会不会为我们争光,是我们共同去打造。”

 

“我们这些人都只是有一种经历,一种挫折,我们跟大家可能分享的是一种不放弃的精神,什么时候该坚持,什么时候不放弃,人性是什么。但是今天你们所用的工具和思想完全不一样。” 

 

“阿里巴巴只需要做102年就够了,但湖畔大学要做300年。” (任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