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春走基层】这条不到30公里的高铁线路,让这座能源城市的转型有了更多的“出路”

2019/8/15 9:27:56

【新春走基层】这条不到30公里的高铁线路,让这座能源城市的转型有了更多的“出路”

“下一站,淮北北站。” 此时,记者乘坐的这趟高铁从上海站开出仅仅3个小时,就已经飞驰在了冬日的皖北大地。听到淮北二字,车厢里的乘客都站起来收拾行李。

 

“别着急,过了淮北北站,还要15分钟才到达位于市区的淮北站。”当然,乘务员的这句话并未让归心似箭的乘客停下手上的动作。他们从行李架上取下的大包小包,都是从上海带给家人的年货。

 

“没想到咱们淮北‘后发制人’,一下子就有了两座高铁站。”不知是谁说出的这句话,惹得不少归乡人哈哈大笑。

 

“是啊,再也不用为转乘烦恼了。”首次乘坐上海直达淮北高铁的苏江宇发出感慨。自从到上海读书、工作,他就一直盼着家乡能够像其他城市一样早日通上高铁。

去年12月28日正式开通的淮萧客运联络线,连接淮北站与郑徐高铁萧县北站,由中国铁路总公司、安徽省与淮北市共同出资建设。这条不到三十公里的高铁联络线,不仅圆了苏江宇的高铁梦,也让淮北这座皖北煤炭小城距离上海等全国主要城市的距离不再“遥远”。

 

淮北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是全国重要的煤炭基地与资源型城市。虽然地处华东,但相较于毗邻的江苏徐州与安徽宿州,它的交通区位优势并不明显。普速铁路时代,与京沪铁路、陇海铁路“擦肩而过”。进入高速铁路时代,又与京沪高铁、郑徐高铁“失之交臂”。事实上,以淮北市为中心,画一个半径为50公里的圆,这四条铁路都会被纳入其中。

 

靠近两条高铁干线却不拥有高铁站,让220万淮北人民以及周边多个县市的务工人员外出只能靠一条符夹铁路。这条因煤而建的铁路建成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中国高铁运营里程已经突破2万公里时,还未实现电气化,部分线路甚至依然还是单线。

 

到北京没有直达火车,到上海仅仅六百多公里的距离却需要9个多小时车程,到合肥、南京需要5个多小时,前往杭州更是需要长达十几个小时。在中国多个城市相继进入一日甚至半日高铁生活圈时,淮北人要想乘坐高铁,只能经过近两个小时大巴的颠簸,前往徐州东站与宿州东站。

 

然而,大巴并未与高铁时刻表实现无缝对接。以往返淮北与徐州东站的大巴为例,末班车时间为下午四点半。经常就有乘客由于错过末班车,只好花一两百乘坐出租车甚至黑车回家过年。当时,在外地工作、生活的淮北人都开玩笑称“往返高铁站所花的时间比在高铁列车上的时间还要长。”

 

自从有了这条联络线,3个多小时直达到上海,2个多小时到合肥、南京,4个小时到北京、杭州……淮北以及周边地区群众到就学、务工城市,最快可较原先普速列车的运行时间压缩一半以上。另外,淮北站与徐州东站之间也开通了直达高铁列车,仅仅40分钟就可以前往徐州东站换乘通往全国各地的高铁。

 

当然,高铁带给淮北的不仅只是出行的便利,对于这座城市的自身转型以及区域经济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

 

淮北的煤炭经济长期唱主角。作为资源型城市,淮北对牺牲环境搞开发、搞建设的代价有着切肤之痛,特别是采煤沉陷区的生态更是受到极大破坏。

 

近年来,淮北市持续实整治中湖、东湖等采煤沉陷区,加大水体、空气污染治理力度。经过长期的治理,环绕淮北市区的多个采煤沉陷区实现华丽转身,东湖国家湿地公园、南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一个个“脏乱差”的沉陷区成为市民休闲的好去处,也成为吸引外地游客的旅游资源。

 

与全国其他资源型城市一样,随着煤炭资源的日渐枯竭,淮北产业结构单一的弊端愈加显现,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传统的发展路径遭遇瓶颈。

 

整治环境的同时,经济的转型发展迫在眉睫。招商引资便成为发展经济新模式、新业态的主引擎,更是淮北转型崛起的主路径。无论是招商引资,还是吸引外地游客旅游,淮萧客运联络线的通车无疑将给淮北带来了不小的高铁红利。

 

长远来看,目前除了已经开通的淮萧客运联络线,已经提上规划日程的徐(州)淮(北)阜(阳)城际铁路也将经过淮北。届时,这座城市的交通区位优势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去年,淮北市以全国第三、安徽第一的名次,成功跻身全国文明城市,实现了由“煤城”到“美城”的华丽转身。日益完善的高铁路网也将为这座资源城市的招商引资、转型发展找到更多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