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安倍为何冒险解散日本众院

2019/10/10 0:24:35

【海外】安倍为何冒险解散日本众院

日本众议院于今天正式解散。据统计,1947年日本宪法生效以来,共解散众议院22次,基本都是因首相面临内外压力,为摆脱困境而采取的行动。例如,2005年小泉任首相时,因实行邮政民营化遭内部反对,为清除反对力量,其解散众议院进行了大选。2009年麻生任首相时,因民主党在地方选举中节节取胜,自民党支持率大跌,企图通过解散众议院,挽救败局。

 

但目前安倍面临的局面,内部没出现小泉实行邮政民营化时那样强烈的抵制;外部也没遇到当年民主党那样强劲的挑战,而且众议院选举两年不到,为何他会做出在外界看来相当突兀的解散众议院的决定?

 

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安倍经济学”——安倍用以赢取支持率的重要纲领,经过近两年的实践检验,逐步暴露出根本弱点,难以为继。

 

“安倍经济学”的基本目标是通过一系列刺激政策,增强经济活力,扩大内需,促使日本摆脱长期以来的通货紧缩和经济疲软状态。为此,采取三项基本方针,又称安倍“三支箭”:“大胆的金融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以及“经济结构改革”。

 

前两项并不新鲜,基本指导思想来源于凯恩斯主义,即通过增发货币,扩大公共投资,克服经济萧条。但与以往相比,由于日本各界期盼经济复苏殷切,加上美国出于“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需要,对日元贬值采取了容忍态度,安倍能放手地推行这两项政策,甚至敢于做“同时抓两只兔子”的事,在推行大胆的金融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同时,提高消费税;甚至敢于违背金融管理的常规,将一直对政府保持相对独立性的日本央行行长换成对他俯首听命的人。

 

在“安倍经济学”实行初期,日本经济出现一时的升势,但随时间推移,内在矛盾日益加剧。今年4月,日本消费税从5%增至8%后,第二季度日本经济环比便下降1.8%,换算成年率下降7.1%;9月,日本家庭消费支出同比下降5.6%。

 

由于日元汇率大幅下跌,造成进口原材料等价格上涨,为降低成本,不少工厂不得不转至海外,削弱了日元贬值对出口的推动作用,今年第三季度,日本货物出口仅增长1.9%。加之安倍错误的对华政策,2014财年上半年,日本对华贸易逆差达到逾2.4万亿日元。日本名义工资增速虽然从负数变成正数,但联系物价上涨因素,实际工资的增速还是负值。

 

在安倍三项经济政策中,最具实际意义的是“经济结构改革”,但是由于日本经济和社会深层次的结构性矛盾,很难在短期内看到实效。例如,设备投资占日本GDP的14%,但由于出口增长缓慢,企业很少有扩大设备投资的动力;加之日本产能过剩,更限制了添置新设备的要求。而加强女性再就业,也因受制于社会风气和相关保障制度的缺乏,难以落实。

 

11月17日,日本政府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主要经济数据,GDP比上一季度减少0.4%,折算成年率则减少1.6%。预计今年日本GDP  增幅要远低于原先预测的2%。这激起在野党哗声一片,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表示,“这一数字差得超乎想象,再次证明‘安倍经济学’已到极限”。

 

显然,如不对“安倍经济学”作重要调整,设法转圜,而继续强力推行,很可能导致自民党翻船。在上述情况下,安倍被迫决定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这样,首先能以问信于民的姿态,以延后一年半增加消费税的决定,争取选民支持;其次,能利用在野党缺乏准备,自民党优势尚存的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克服在野党的发难,继掌相印。

 

但从以往经验看,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有成功者,也有失败者。安倍即便取胜,但由于作为其执政纲领主要内容的“安倍经济学”已破绽百出,其本人和自民党的执政地位都会被削弱,日本政坛可能出现新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