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与死、异乡与故乡、历史与现实,这三部戏揭示香港人的矛盾与挣扎

2019/9/18 10:17:19

生与死、异乡与故乡、历史与现实,这三部戏揭示香港人的矛盾与挣扎

7月6日-22日,位于陆家嘴滨江的1862时尚艺术中心与香港艺术发展局合作推出“香港戏剧月”,从全港公开甄选3台代表当代香港戏剧发展水平的作品来上海演出,包括7A班戏剧组的《大笑丧•丧笑大晒》,一条裤制作的《流徙之女》,绿叶剧团的《孤儿2.0》。这三部作品揭示了香港人所面对的林林总总的矛盾。但相同的是,它们都渴望“生活”,而非“生存”。

 

《大笑丧•丧笑大晒》:生与死

 

继2007年的《想死》后,香港7A班戏剧组于2016年推出其姊妹作《大笑丧》。作为“死亡三部曲”的第二部,继续以轻松幽默的手法探究生死,娱乐与思考并重。首部作品《想死》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乞求让他生”, 如果倒过来,变成“一个人向另一个乞求让他死”呢?于是便有了《大笑丧》。

《大笑丧•丧笑大晒》剧照

在香港,年过80岁的人在无病无痛的情况下过世,是为“笑丧”。《大笑丧:丧笑大晒》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误服药物的老翁被送院救治,发现死亡过程并不会感到痛楚,便觉得这是一次难能可贵的“大笑丧”机会。故事围绕爷孙之间“是否应该让爷爷就此死去”的问题展开戏剧角力,探讨了不同价值观之间的矛盾冲突。剧中呈现的这类沟通失败在当今社会屡见不鲜,存在于在不同年龄、阶层、职位之间。《大笑丧:丧笑大晒》探讨了生命的价值,同时也探讨了社会巨变之下,价值观转变带来的无所适从。

 

《大笑丧:丧笑大晒》的叙事手法与《想死》一样,都是两个人的角力,外加一个神秘的声音(乐师)。《大笑丧》全程都用粤语表演,但剧组并不担心上海观众会有语言和理解上的障碍。在此之前,《想死》曾在韩国演出,起初剧组也担心过语言问题,观众的反响却很好。韩国有观众连看三次,仍觉得很感动,只要剧中人物的经历与观众有共鸣,用不同的语言演出也不是问题。

 

《流徙之女》:异乡与故乡

 

《流徙之女》是香港导演胡海辉“流徙三部曲”中的一部,另外两部戏里,胡海辉分别讲述了一个华人在美国生活、一个英国人在香港长大的故事——三部戏的主题都是“流徙异乡”。

《流徙之女》源自海外华人移民第三代Helen根据亲身经历和家族历史写入回忆录的《Sweet Mandarin》。原著以直线叙事,舞台剧的剧本则时空交错。主线以第三代人——谢家三姊妹欲放弃高薪厚职,决意在英国开中餐馆展开。这个决定引发了不同冲突,娓娓道出这一百年来上一代漂泊的辛酸,以及新一代寻根时把历史传承下去的心意。

 

在华人的移民史中,第一代华人往往以食谋生,只求下一代出人头地飞出厨房。出生于广州,过渡于香港,成长于英国,并成为执业律师的Helen,却不顾家人反对,放下伦敦的高薪厚职,回到第一代的落脚地曼城开起了中餐馆,钻研家族的祖传手艺。执起炒菜铲,Helen才发现饭菜背后不只百味杂陈,还有家族蜿蜒曲折的流徙历程,这些都让她重新品味起自己“既中且英”的成长背景。

 

在充满咖哩香气的剧场中,呈现两世纪的辛酸和挣扎,感受剧中人如何在异乡和故乡两种迵异的文化之间寻找自己。

 

《孤儿2.0》:历史与现实

 

绿叶剧团的演员们都不是专业演员出身,而是来自建筑工程、新闻、天文学等专业,机缘巧合下和导演黄俊达走到了一起。2014年,为了排演《孤儿2.0》,黄俊达带领一批香港演员来到北京,在五环外租了一个小房子,每日进行身体训练和排练。

 

《孤儿2.0》讲述春秋时期晋贵族赵氏被奸臣屠岸贾陷害而惨遭灭门,幸存下来的赵氏孤儿赵武长大后为家族复仇。这段历史成为家喻户晓的传说,更成为第一部被翻译成西方语言的中国戏剧。

 

在这部作品中,黄俊达将《左传》和《史记》中《赵氏孤儿》的文本拆成叙述的碎片,在“形体剧场”的基础上,为《孤儿2.0》渗入哑剧、舞蹈等元素。没有布景、没有道具,只有一个空台、五个演员。他们用身体语言制造着冲突与张力,打破语言限制,颠覆性地讲述为人熟知的历史故事,给观众更大的想象空间。

 

此外,导演还设计了一个独特的“演前热身”。在观众入场前的时段,五位演出者以互动形式游走于剧场中。而真正“热身”的,不是演员,而是观众。